徐昌隆当武侠遇上开放世界徐昌隆与他打造的河

发布日期:11-28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《河洛羣俠傳》的代號爲「J2」。在5月23日之前,也就是它的真名被揭曉之前,許多玩家都堅定不移地認爲,「J2」應該是《金庸羣俠傳2》。因爲它《金庸羣俠傳》對於中國單機遊戲行業來說,用「經典」已經不足以形容。

《金庸羣俠傳2》,不僅玩家們期待見到它,對徐昌隆與河洛工作室而言,也期待能再度書寫金庸羣俠們的傳說。但遺憾的是,由於種種原因徐昌隆,河洛工作室沒能再度獲得金庸小說的授權:「我們本來想拿金庸的授權,就算不是羣俠,拿單部的IP也好,」徐昌隆說,「可惜授權談不下來。所以不能用這個名字了。」不過,徐昌隆依然將《河洛羣俠傳》視爲《金庸羣俠傳》的「精神續作」,除了繼承開放世界等諸多出彩的設定,遊戲中也有不少向金庸作品致敬的地方。

《金庸羣俠傳》也未必就成了絕唱,徐昌隆表示,如果未來有機會再度獲得授權,《金庸羣俠傳2》依然有機會和大家見面。

《河洛羣俠傳》對徐昌隆來說,是一個系列全新的開始。這次的故事還是以小蝦米的穿越爲主,但並未限制在特定的歷史時代。「我們選用了許多歷史上真實存在的,讓玩家有親切感的人物,並且用我們自己的手法來講述他們的故事,創造我們自己的世界,」徐昌隆說,「而且,你說不定還會在《河洛羣俠傳》中遇到一些在我們之前作品中出現的角色。」

《河洛羣俠傳》研發中畫面截圖

《河洛羣俠傳》依然是徐昌隆擅長的開放世界設定,而且這一次是無縫的開放世界。「地圖很大。因爲能跑的地方很多。其實一開始我們想和《上古捲軸》比,但是後面實際運行了一下,決定縮小一點。因爲光是把地圖做大沒有用,要有內容在裡面給玩家玩,」徐昌隆說。「人家也是做了好幾代才做到這麼大的世界,我們剛開始,不能一下就和人家比。現在地圖規模雖然不到國際3A大作的級別,但比我們以往的作品要大得多。」

玩過《塞爾達傳說:荒野之息》的玩家應該都會記得在遊戲中走出開場的洞穴後看到的景象——湛藍的天空、習習的暖風、遼闊的世界……徐昌隆表示,《河洛羣俠傳》的開放世界也希望做出這樣的感覺:「我們也想讓玩家在第一眼看到河洛的世界時,發出『哇~』的讚嘆,」他說,「你能看到遠處的山,遠處的小村落,遠處的河流和湖泊。」

並且,《河洛羣俠傳》的開放世界採用了接近真實的地圖比例。「一些遊戲讓你在一兩個小時裡從雲南跑到黑龍江,這是不現實的,因爲地圖比例不對。而《河洛羣俠傳》是設定在某個區域,玩家用一兩個小時從山裡跑到遠方的小村莊,這樣就比較合理。」徐昌隆說到,「當然,有機會的話,我們也可能用DLC的形式來開放更多的地圖區域給玩家探索。」

爲了讓玩家更好地體驗武俠世界的「奇遇」,徐昌隆在《河洛羣俠傳》中做了許多精巧的設定——比如某些山體是被挖空的,玩家在探索時,會突然發現一個隱藏在灌木後的山洞,進去之後才發現別有洞天。「既然是開放世界,我們就希望多做一些探險的東西。所以主線會相對短一點,通關不需要很久,但想要體會更多的樂趣的話則可以投入很長時間。」

《河洛羣俠傳》官網截圖

作爲一款武俠遊戲,如何構建自己的武學系統,是《河洛羣俠傳》面臨的難題之一。「到底是張無忌強還是令狐沖強?很難去設定。小說的一些招數攻又高、防又高,爲啥不只練這些招數就行了?」徐昌隆說,「所以我們希望武俠遊戲,也能像西方魔幻遊戲那樣有一套成熟的、能讓大家達成共識的系統,比如法師就應該是遠程職業,有法力值、戰士就是近戰。這一次,我們就是按照我們認爲正確的方式,去做一個探索。」

徐昌隆表示,自己的一個願望就是讓國外玩家能夠理解「武學」的含義,「日本遊戲中的忍者,已經被國外玩家接受了,老外知道忍者應該是什麼樣的。所以中國的武學能不能也有一兩個職業,或是一套系統能被國外玩家熟知和認可呢?」

徐昌隆總結認爲,武俠小說中繁多複雜的武功,都可以歸納爲6個關鍵詞——剛、柔、動、靜、巧、拙,《河洛羣俠傳》圍繞這6個天賦構建了6條「技能樹」,玩家通過分配技能點,可以在自己喜歡的武學領域進行發展,學會不同的技能招數。

「我們希望這6個字能包容所有的武學在裡面。同時做到平衡與相剋,比如以柔克剛,以靜制動等等。這次遊戲還是採用策略戰棋的戰鬥模式,每個玩家都可以摸索自己喜歡的打法,」他說,「想讓這6個天賦都點滿一般是不可能的。一周目通關,點滿一到兩個就差不多了。如果後續開放多周目的話,比較執著的玩家可以不斷升級來點滿這6條技能樹。」

在「羣俠三部曲」中,最被玩家津津樂道的就是遊戲的隊友招募系統。通過觸發不同的條件,玩家可以招募到不同的NPC作爲隊友——你甚至能招募到「採花大盜田伯光」這樣的負面角色——而隊友的差別則會影響劇情乃至結局的走向。

「(河洛羣俠傳)隊友招募一定會有。只是數量我們還在考慮,可能會比前作少一些。但是玩家在挑隊友的時候會有更多的選擇,」徐昌隆向17173記者透露,「我們會多做一些隊友的互動。比如隊友會和你辯論、吵架什麼的,更寫實一點,給玩家更多的代入感,讓玩家覺得隊友是活生生的角色。」不僅如此,《河洛羣俠傳》中招募的隊友也將更有自己的個性:「打個比方,玩家招募了『採花大盜』徐昌隆,那麼這名隊友做事的思路和方式都會按照採花大盜的風格來。」

此外,前幾作中同樣廣受玩家們還原的多結局以及MOD,在《河洛羣俠傳》中也會得到支持。

「多結局一定會有,只是做多少個的問題。老金庸和武林的時候,節奏比較快。兩三天可能就能通關一次,這樣玩多結局就會比較有意思。但是現在開放世界,光是跑地圖就要跑很久,所以比較難做太多結局,特別是多周目。所以我們會儘量減輕玩家的負擔,不會做那些讓玩家通過N次才會出發的劇情。」徐昌隆表示,「我們很認同玩家用MOD去改遊戲。因爲我們做了一套玩法,可能沒有精力做第二套。但是玩家可以自己去改出第二套第三套,提供給更多的玩家。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事情。所以我們只要有時間,我們就會提供。」

在玩家們最關心的上線時間方面,徐昌隆對17173記者表示,遊戲預計會在今年年末完成,最快會在年底上線,慢的話則會到明年上半年上線。「因爲是開放世界,所以測試和調整需要比以往花上更多時間。而且很多玩家都告訴我們,做慢一點、做好一點。我們當然也知道,所以會謹慎一點。」

徐昌隆還透露,目前河洛工作室還有另一款單機遊戲在開發,這款遊戲會更偏向養成玩法:「以前我們希望遊戲既開放、又有養成、又有冒險。但這樣遊戲就非常混雜,所以這次我們乾脆就專心分成兩個,」他說,「《河洛羣俠傳》是往玩家心目中的沙盒遊戲靠近的。但是對各方面的要求都很高。而河洛的另一款單機就是偏小型、養成爲主的模式在走。我們會把兩個遊戲都做好。」

在採訪最後,徐昌隆告訴17173記者,雖然目前國內單機市場正在復甦,但體量還是很小,希望能看到更多團隊加入、更多優秀的作品出現。他還認爲,未來單機遊戲的新方向,除了主機之外,將會從PC向移動設備轉移:「畢竟PC的裝機率越來越少,回家也沒多少人開機。所以可能還是要回到手機、Pad這些平台,才能讓單機遊戲有更好的普及。如果未來手機的性能能更好,畫面會更好,這樣才是能復興單機遊戲的機會。」徐昌隆總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