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富豪棋牌:剧情讨论国王行动里的一些剧情和彩

发布日期:11-28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這次國王行動是第一個不與現實世界節日掛鈎的活動,所出的物品不像以前活動那樣帶有「番外日常」性質,而是或多或少帶有對守望劇情的補充講述,感覺比以前更有意思(當然彩蛋還是很多……)。我把一些我看到的猜測的和別人發現的點分享一下。

「圖靈綠色工人組織」和「歸零者組織」

劇情動畫裡,孟達塔大師爲首的溫和派智械與人類在共存方面取得共識,打算在倫敦設定定居點。劇情中大師和人類參與了一個儀式,爲的就是給這個溝通智械與人類的機構「 Green SWO」奠基。我不清楚這裡的「SWO」是什麼的縮寫,網上最靠近的解釋是「 」即「社會主義工人組織」,考慮到背景:「智械爲人類建造城市、做那些人類不願意做的工作」,很明顯多數智械(如果不是全部的話)都是從事工人工作,那麼孟達塔爲智械成立「工人組織」倒是說得通。如此理解,「 Green SWO」應該就是「圖靈綠色工人組織」了,這裡「圖靈」顯然是指人工智慧,也就是智械;「綠色」一般象徵著和平,表明了溫和派智械的立場(我確信孟大師此時並不是想宣傳環保……)。綠色圖靈組織的口號是「創建智械的未來」,表明其爲智械謀未來的宗旨。

相對的,極端派智械成立的組織叫做「歸零者」即「Null 」。這個名稱挺有意思守望先鋒國王行動,首先 Null 是「零」或「空」的意思, 是「磁碟扇區」的意思,這兩個都是計算機技術常用術語守望先鋒國王行動,貼合智械身份。Null 其實很可能是化用自「Null Set」,也就是數學上的「空集」,大家可以對比一下歸零者的符號與數學「空集」的符號∅,是不是幾乎一毛一樣?

如果把 Null 直譯的話就是「空扇區」,什麼數據都沒有的磁碟區域(全是零)。產生空扇區往往意味著,我們對這片磁碟進行了「清洗」(刪除/格式化),所有數據全部用零覆蓋(歸零者!),這傳遞了一種非常暴力的意願,正好體現了歸零者組織的立場。

那麼國王大道事件的導火索是什麼呢?應該就是「解密」檔案中透露的:「強制機器人登記」事件。從漫畫中我們可以看到,這個「登記」是非常不友好的,所有智械要「接受掃描」(招牌下面小字),想必是這一點激化了極端派智械與人類的矛盾。

「過去」

除了國王大道起義事件,這次更新中每個英雄都有一個噴漆,而這個噴漆幾乎都是在描述每個角色「以前」的事情。不同於節日活動里的舞龍啊求糖果啊拜年啊這些番外性質的噴漆,暴雪這次應該是想藉助噴漆來完善守望的劇情,或許這就是設計師所說的「今年會推進更多劇情」的動作?

黑影

黑影這個噴漆可能有些朋友摸不到頭腦吧,我第一次看到簡直笑出聲,暴雪竟然還是把這個分支劇情給了個交代。這個是「黑影解謎遊戲」中,「入侵光明科創」事件的一個劇情小插曲。當時有跟進這個事件的朋友應該記得,我們通過黑影給出的線索解謎後,可以黑入光明科創(就是多拉多C點那個金字塔電力企業)郵件系統,看到一些有用沒用的公司郵件。其中好幾封郵件是光明科創員工在抱怨「那個咖啡機怎麼用不了啦!沒咖啡喝我要死了」,然後行政部來修了又修不好,最後說會給大家換個咖啡機。

而這次噴漆則是明白地告訴我們,咖啡機用不了就是因爲黑影侵入了它!

順帶一提,由於當時黑影遲遲不出,國外就有網友調侃說「新英雄可能就是那個咖啡機」。

R76

死神與76是一對(噴漆),有壇友已經看出來這倆合一塊就是魂斗羅啊。這對噴漆很明顯地強調了76與死神的親密戰友關係。

黑百合

黑百合的噴漆是過去與丈夫的合照,我們終於見到了傑哈的面貌(並不認識)。不過我比較關心的是這張守望先鋒合照:

當時大家對左一男性身份有很多猜測,其中之一就是覺得他是百合的丈夫。而根據這次噴漆,我個人覺得這兩人從外貌特徵到人物氣質都沒有什麼相似的地方,很可能不是百合的丈夫。那麼,他是誰呢?(廖?)

安娜

安娜噴漆終於讓大家見到了法拉爸爸的樣子(並不認識……),可以基本排除76、死神三角戀的狗血劇情了。我個人覺得,安娜丈夫看上去其實有點像印第安人……而印第安人的話很可能來自加拿大,而聖誕漫畫中法鷹確實遠赴加拿大和一個未知男性長輩過聖誕(聖誕應該合家團圓),而設計師也說「已經放出了法拉父親的線索」,我感覺法鷹父親是某加拿大印第安路人甲的可能性更高了。(法鷹甚至有印第安皮膚,雖然這個不能作爲有力證據)

萊茵哈特

應該大家都注意到了大錘噴漆中的亮點……這是呼應大錘語音「我記得那張海報!我的髮型帥~極~了~」,嗯,帥得有點誇張……應該在官方玩梗啦。海報上的文字是「十字軍」「屹立的守護者」,正是描述大錘過去的身份。

查利雅

查利雅的噴漆是描繪她過去的軍人身份,看那厚厚的軍大衣。不過這裡也有個彩蛋,這個形象很明顯來自於美國那張著名的海報「We Can Do It!」,這張海報展現了女性的力量,正是查利雅的寫照。

島田兄弟

島田兄弟的噴漆是他們小時候一起吃拉麵的場景。很單純的時光,可惜對他們倆來說都再也回不去了吧。

澳洲組

這對噴漆合起來是一個摩托,這其實來自於澳洲組出場時的視頻《犯罪時刻》,他們正是騎著這輛摩托在到處犯罪。看起來從過去到現在這對都沒什麼長進。

秩序之光

秩序之光的噴漆是她小時候認真學習的樣子。我們可能說一句「學霸」了事,但是仔細想想,秩序之光是出身貧民窟的自閉傾向患者,本來已經註定灰暗的命運,是她在建築學上的才能與執著,帶給了她在烏托邦的今日,這其中該是付出了多少汗水呢?即便是現在的秩序之光,也沒有懈怠下來,她的新表情里就在研究《綠洲城——新中東建築學》。費斯卡的秩序成就了她,她相信只要在這個秩序下付出努力,就能讓世界更美好,這應該就是暴雪想塑造的秩序之光形象。